永利官方网站 1

此外,参加这次企划的漫画家还有Ark
Performance、朝雾卡夫卡、浅野一二〇、麻生羽吕、井田ヒロト、架神恭介、河本ほむら、缶乃、久保保久、久米田康治、CLAMP、小玉有起、沙村广明、芹沢直树、高野雀、田中宏、鸣见奈留、弐瓶勉、藤村绯二金城(微博)宗幸、松桥犬辅、水濑マユ和吉元ますめ。

根据最新消息,《约会大作战》外传作品《DATE·A·BULLET》已经正式公开动画化企划,该作品将以时崎狂三为主角。与此同时,官方已经上线该作官网。

A:可以。只有这么做了。因此原本总编应该负责的各种业务问题,我交给内心强大的同伴——两位副总编来处理了。

6月29日发售的《YoungMagazine》31号上,纪念《YoungMagazine》35周年的短篇企划《BULLET》开启,在未来的1年间将会刊登35位作家的35部短篇作品。

其中不乏有大家非常熟悉的知名作者,而且还有作品已经动画化的人气作者。阵容十分强大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。在BULLET的宣传图中可以看到这些漫画家的代表作,大家可以在图中寻找一下熟悉的身影。

永利官方网站 2

Q:那么今后会专注于培养新人上了?

此外,ArkPerformance、朝雾卡夫卡、浅野いにお、麻生羽呂、井田ヒロト、架神恭介、河本ほむら、缶乃、久保保久、久米田康治、CLAMP、小玉有起、沙村広明、芹泽直树、高野雀、田中宏、鸣見なる、弐瓶勉、藤村緋二・金城宗幸、松桥犬辅、水濑マユ、吉元ますめら等作家作品均会出现在《YoungMagazine》杂志上。

今天刚刚发售的漫画杂志《Young
Magazine》31号为了纪念该杂志诞生35周年而推出了特别企划BULLET。企划的内容是,今后《Young
Magazine》将在1年时间内陆续刊登由不同漫画家创作的35部短篇漫画。

永利官方网站,官方截图:

Q:也没有作为总编的纠结?

企划第1弹是《暗金丑岛君》的作者真锅昌平的「アガペー」。本作的背景是秋叶原,描绘钦慕偶像的宅男的真实心境。《BULLET》企划下一期杂志32号将刊载押切莲介的作品,33号中村尚儁、34号よしむらかな、35号山本隆一郎、44号たかぎ七彦、46号久正人的短篇。

为大型短篇漫画系列企划BULLET打头阵的作品就是《暗金丑岛君》的作者真锅昌平带来的全51页的《神爱》。本作深刻地刻画了偶像宅的真实心理,画风和故事都非常写实。这是真锅昌平时隔11年再次在《Young
Magazine》上发表作品。

据悉,《DATE·A·BULLET》是以时崎狂三为主角的《约会大作战》外传作品,由东出佑一郎执笔,原著作者橘公司原案、监修。该作讲述了时崎狂三因为不明原因,从现界坠落到精灵的世界——邻界,并丧失了大部分的记忆和灵力。与此同时,她遇到了一位白衣少女,这位少女为了找回某种东西,与“最恶精灵”时崎狂三展开了新的冒险。

Q:哦哦。

然后,在接下来的《Young
Magazine》32号上将刊登《高分少女》押切(微博)莲介的短篇作品,33号登场的是《1/11》的中村尚儁,34号是《MURCIELAGO
蝙蝠》的よしむらかな、35号是《GOLD》的山本隆一郎,44号是历史漫画家たかぎ七彦,46号是《信长之枪》的久正人。

目前,官方尚未公布更多细节,不过对于热爱《约会大作战》系列的玩家们,该作的动画化可能会带来一些惊喜。

A:哪怕是纯粹以获奖为目标的新人,只要他稍微让我感到满意,就可以来编辑部直接对话,那么关于他的培养计划也就能确定了。我希望以这种形式不断给新人们机会。这样的方针不会改变。因此希望新人们放心地把作品带来吧。

永利官方网站 3

最近《少年周刊SUNDAY》宣布将会有大改动的变革,这个消息一发出就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,最近有媒体对新任总编市原武法进行了采访。

A:是的。我觉得《周刊少年SUNDAY》应该是一部“比起创作作品、更擅长培养漫画家的杂志”。我们的杂志应该能够培养出可以一辈子做漫画家、创作好几部人气作品的有才作家。我心中最强烈的念头就是:重新让《周刊少年SUNDAY》变成这样一个个性派的才能集团。

A:请重视自己的初期冲动呢。不要去想什么“画这种东西真的能行得通吗?”“是不是这么画就能得奖了?”我希望大家带来的作品,是带着“我觉得这个漫画很有趣”“我觉得这个角色很帅气”的念头而创作的。

并没有什么纠结的地方

A:我觉得,如果杂志不能培养那些纯粹的新人作家、令他们出人头地,那么就没有未来可言了。虽说如此,我们也不能忘却对于创造《周刊少年SUNDAY》历史的那些作家们的敬意。现在的《周刊少年SUNDAY》还有一个问题,就是让我感到疑惑:杂志真的重视那些支撑《周刊少年SUNDAY》的作家了吗?结果,有一些作家离开了我们,而我觉得应当把他们请回来。藤田和日郎老师、西森博之老师、久米田康治老师。我希望他们三个能够尽早回到《周刊少年SUNDAY》来。

A:《月刊少年SUNDAY》是我承担自己的责任、邀请作家们共同创作的杂志,因此对于离开这儿让我感到非常遗憾,这是个很痛苦的事情。不过我从小学时期开始就是个纯粹的《周刊少年SUNDAY》读者,对于如今《周刊少年SUNDAY》的现状一点儿都不满意。如果没有《周刊少年SUNDAY》,我不会进这家企业,而如果没有安达充这样的漫画家,那么恐怕我连参加小学馆面试的心情都不会有。因此,被任命为自己所爱杂志的总编,我也从中感受到了一种宿命。我心中强烈地认为: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。

Q:也没有作为总编的纠结?

A:现在依然有很多读者跟漫画家喜欢所谓《周刊少年SUNDAY》的漫画文化、或者风格。然而,在这十年当中,继承这种精神的新人和年轻作家并没有得到太多的机会。我觉得这是目前杂志低迷的最大原因。

Q:哦哦。

Q:非常感谢您的回答。那么最后,请给《周刊少年SUNDAY》的读者以及今后想要阅读《周刊少年SUNDAY》的人们说几句话吧。

Q:说实在的,将周刊杂志的全部企划交给您一个人过目,您觉得从生理而言是可行的吗?

A:并没有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